第25章 师尊很反常

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

2022-12-23 03:22:16

何去兮

资讯 | 连载

锦铭赶紧上前探了探,“师尊,小九儿高烧晕过去了!”

容予的脸沉了下来,冷声道:“把她抱去偏殿,锦铭,你随本尊进来,其他人从哪儿来滚哪儿去!”

岿山弟子迅速鸟兽散回到自己的岗位,留下几位神尊的弟子在风中凌乱。

他们没听错吧?

神尊居然又让小师妹去他的房间?

锦铭忐忑不安地跟在容予身后,不知道师尊是嫌他看护小九儿不利要惩罚自己,还是什么,直到青鸾将昏迷的初九放到贵妃榻上退了出去,他才敢看向容予。

“帮她看看。”

容予的声音很轻,语气比刚才轻柔了许多。

锦铭立即点头,上前为初九把脉,过了一会儿退了回来,说道:“师尊,小九儿灵力薄弱体质本来就差,昨夜又感染了风寒才导致的起热,再加上刚刚受惊过度才……”

他赶紧低下头,不敢再说下去。

容予的脸色黑了黑,但也没再生气,吩咐他熬些药送来,然后又叫紫蝶过来把初九清洗干净,为了避嫌,他自己则去了正殿。

紫蝶心理受到了暴击。

自从认识了小师妹,师尊就像变了一个人,想他如此洁癖之人,怎么能容忍脏兮兮的小师妹进他的房间,还接二连三睡在他的贵妃榻上!

更甚的是,还容许女子在他房里清理身子!

锦铭出了偏殿后,扒在门外的三师姐四师兄便扑了上来,七手八脚将他拉到了离偏殿远一些的地方。

灵参道:“六师弟,方才师尊都说什么了?”

凝露道:“小师妹都已经有自己的房间了,直接把她送回外苑休养不就行了,师尊为何还要让小师妹去他房里?”

五师兄吉量板着一张脸,双手环臂抱着宝剑站在一旁不说话,眼神却也盯着锦铭,等他回答。

锦铭不知道如何回答,只好硬着头皮编起来。

“师尊心慈,心疼小九儿烧得太重,怕在外苑我一个人照顾不方便,在偏殿有二师姐和三师姐一起照顾她,病好得会快一些,呵呵,师兄师姐,我要去赶紧给小九儿熬药了,失陪!”

锦铭扒拉开他们,撒腿就跑,留下众位同门在风中凌乱。

**

偏殿内,容予沉静优雅地端坐在龙纹书案前,垂眸望着手中的书籍。

他身着雪白绸纺,外罩轻纱软烟罗,轻柔的面料意外的中和了几分冰冷的气质,阳光照进来,看上去一派慵懒闲适。

只是,久久未翻的书页却暴露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,他眼角余光总是不时瞥向另一边,几个时辰过去了,他竟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。

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,锦铭守在初九的贵妃榻前昏昏欲睡,突然,一声呓语打破了这份和谐的宁静。

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榻上的一小团。

“爷爷…不要离开小九…金大腿…师尊…”

容予皱了皱眉头,她这说得是些什么,什么鸡大腿。

锦铭无奈地笑了笑,将初九在半空中乱抓的小手放回被子,转头望向容予,“师尊,小师妹的烧退了些,现在可能是饿了。”

“凝露!”

房门应声而开,凝露走了进来,“师尊!”

“去做些清淡的吃食来。”

凝露眸光复杂的看了眼自家师尊,低头说了声是便退了出去。

凝露虽是容予的三弟子,但她拥有一手好厨艺,容予便将小膳房的差事交给了她,没有任务时便在家里给他和五位弟子做些膳食。

来到小膳房,两名岿山女弟子急忙将她迎了进来,她便将师尊的旨意传达了一遍,自顾找米熬粥。

这两名女弟子是仲颜的人,容予神尊初来揽云峰时,仲颜上神便派了她们两个来照顾神尊饮食,这一待就是两万年,对容予神尊的性格习性自然也了解了不少。

绿芙不解地说道:“神尊最近变得好奇怪啊,从来没见他对谁如此上心过,竟让一个女弟子在他的房间养病,更是对她的吃食也如此上心。”

红严也道:“是呀,不知道初九小师妹是什么来历,竟让神尊接连破例,莫非,神尊想收她为徒?”

凝露睨了她们一眼,“师尊的心思哪是你们能猜的,做好自己的事。”

两名女弟子吐了吐舌头,低头忙活起来。

**

初九沉重的眼皮动了动,终于幽幽地醒了过来。

她抬手揉了揉疼得要裂开的脑袋,望向头顶上方青灰色的屋顶,有了片刻的愣怔。

她居然又睡在了金大腿的房间!

“小九儿,你醒了?”

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吓了一跳,这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,竟是锦铭。

她沙哑着嗓子开口,“锦铭哥哥,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
锦铭抿唇一笑,“你感染了风寒,现在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闻言,早晨的记忆汹涌而至,一股羞恼涌上眉间,初九慌忙坐起身来,“锦铭哥哥,师尊是不是对我很失望?他是不是不想要我了?”

容予在远处窗前低头看书,眸光微微动了动。

锦铭见她眼眶里浮上了泪,既害怕又可怜的样子,很是心疼,安慰她道:“怎么会,小九儿只不过是太贪玩,并不是有意触犯门规的,师尊那么好,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开除弟子呢。”

容予的眼角和嘴角同时抽了抽,这俩人,当他不存在吗?

初九眼眸一亮,“他真这么说的?”

锦铭微愣,然后讪讪地笑了笑,望向她身后那个正飙着冷气的男人,一脸尴尬。

初九心下诧异,便顺着他的目光回身看了过去。

这一看不要紧,耳朵噌地一下就竖了起来,吓得身体后仰,‘扑通’从贵妃榻另一边掉了下去。

“师…师尊…您在呀?”

初九艰难地爬起来,望着容予,笑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容予冷冷地哼了哼,“病好了就滚去静室受罚!”

他冷着脸连头都没有抬一下,仿佛是在跟空气说话,将她无视了个彻底。

“……哦。”

初九刚走没多久,青鸾推门走了进来,“师尊,弟子已经按您的吩咐,将几大岗哨的漏洞查漏补缺修缮完毕,万不会再出现今天这种情况了。”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展开

第25章 师尊很反常资讯

更多资讯

猜你喜欢